• image
用户评价: / 0
好 

百年朝凤芙蓉城

 

/ 陈伯汉 (新加坡)




在马来西亚相声艺术界,芙蓉似乎并不具备“盟主”实力或声望,但是当森美兰州华青团接下主办的重任,登高一呼,万方皆应,仿佛“百鸟朝凤”。


全国中学生相声观摩赛总决赛的15支队伍,来自全马各州,包括跨海的砂劳越的两对组合;这使我对“全国”的概念有了一个完整的周延,并亲身感受到马来西亚相声领域的辽阔。
马来西亚相声界的先进与精英,如相声社的社长梁拯康与顾问姚智祥,还有王牌搭档李杰尔与叶绍文,分别带领了马大与多媒体大学的大队人马,由吉隆坡与马六甲赶到,形成一股庞大的支援力量。

学生演员所选段子,说学逗唱俱全,百鸟争鸣,各展所长,其中竟还包括曲高和寡的大贯口《八扇屏》和冷僻陌生的《河南坠子》,初生之犊不怕虎的精神显露无遗,令人赞叹。

我却有所遗憾。有5个组合被淘汰,无缘上台领奖。好不容易由50多支队伍中脱颖而出,远道而来决战,结果只能望杯兴叹!我认为既然是决赛,就不该残存淘汰制,希望来届主办者能宽大处理。
瑕不掩瑜,芙蓉筹委会于总决赛后安排的交流会,原定一个半小时,结果延长了一个多小时;与会者除了演员,还有各校的师长、家长和支持者,约有200人之众。评审们恳切评述、倾囊相授;会众有疑则问,踊跃发言;场面之热烈,我在新加坡未曾见。

作为评审委员之一,我首先阐述个人对相声艺术的一些理解。我觉得相声和魔术有相似之处,并以传统魔术的一项粗浅表演为例:一个肥胖女人被关进厢里, 魔术棒 一指,厢门打开,一位窈窕淑女走了出来。胖女变成美女,叫人惊叹;相声也制造这类“意外”,但是如果只停留在这层效果上,相声就不能叫做相声;必须像魔术 师把胖女变成一只大母猪,令观众惊喜又爆肚,这才是相声追求的场面。

如果“大母猪”是相声“包袱”里的谜底,编导与演员必须误导观众瞎猜:美女?俊男?……在他们猜对之前,抢先揭开谜底,否则就不好笑了。用术语来归纳,误导观众的过程就是“组织包袱”;在恰当的瞬间揭开谜底就是“抖包袱”。

我点出相声这个辐射力极广的窍门,并举了一两个学生的表演为例子加以佐证,希望他们能借以参照。另两位评委姚智祥和苏维胜则提出更为精辟的论述,并以具体的指导和精彩的示范,对相声作了无与伦比的诠释和演绎。

主办当局规定,冠亚季殿军必须在“相声之夜”面对购票入场的观众,重现技艺。姚苏二位奋斗了一天,仍无倦意,毅然负起临场前的“恶补”任务,给予四对组合面对面的指导。
有道是“士别三日就得刮目相看”,这四对演员只是相隔三四个小时,面目就焕然一新,个个信心百倍,意气风发,表演起来驾轻就熟,跌宕有致;其中尤以名列季军的许缤云与刘文祯,如同脱胎换骨,深具夺冠水平。姚、苏二位点拨有方,宛似点石成金,令人钦佩。

相声之夜正场演出由多媒体大学的学生打头阵。逗哏颜闻庆稳如泰山,他说逗不疾不徐,颇有大将之风,不像学生像老师,有望成为相声舞台的主力。马大的梁纯乙尽管情绪紧张,仍能保持质朴风格,如果继续由朱敏贞帮她捧,有朝一日也能露头角。

李杰尔与叶绍文一亮相,镇台威凛然四射。更为可喜的是他们这回把舞蹈也搬上台了。李杰尔的多才多艺舒展到肢体上,使我想起一位我所仰慕的中国相声演 员刘洪 沂。如果能像刘洪沂那样把戏曲身段和做功,紧密结合相声逗法来发挥,李杰尔就是更上一层楼了。他应该庆幸拥有叶绍文这么一个绝佳搭档。叶绍文朴实无华显精 彩,三言两语现棱角,风格酷似天津的杨进明,表现却毫不逊色。

我以为王牌一退场,相声之夜便熄灯,没想到一对临时搭档如同“返场”一般,霍然上台加料添喜。他俩就是评委苏维胜和姚智祥。在《相声 superstar》 这段创作里,苏维胜语带机锋,荒诞不经地暗讽尸位素餐的怪现状。他模仿“大舌头”口若悬河、强词夺理的说话方式,真令人叫绝。姚智祥成名已久,功夫却一点 也没搁下,他畅快淋漓念出《喇嘛鳎目》,使人误以为中国演员在绕口令。据说他们是第一次搭档,而且是“急就章”,居然一拍即合,默契无间,看样子,从此以 后,他们是欲罢不能了。

相声之夜也是浸濡之夜,老少同台,好像带徒学艺,年轻演员应该获益不浅。观众也在狂笑声中,为相声观摩赛画下完美的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