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age
用户评价: / 0
好 

热热闹闹的拍卖活动结束后,冷静下来客观地思考,这次火爆的拍卖会意义究竟何在?

  瞄准症结所在

  近几年,德云社虽声名鹊起,但相声行业的整体状况并不容乐观。究其原因,要归咎于相声作品原创力的不足和精品力作的匮乏。

  对于今天的相声,质疑的声音似乎比夸赞的声音更响亮。

  一位资深相声爱好者就曾和笔者抱怨说,现在的相声可听的不多了,思想内容苍白单调,早年经典段子里那种精彩绝伦,痛快淋漓,闪烁着智慧光彩的东西看不到了,形式上,人们也对单纯炫技那一套产生了审美疲劳,与其听相声,不如去看小品,电视剧或是电影。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还在相声作品创作这个环节上。

  长期以来,职业相声作者的待遇一直较低。他们多为某一国营院团工作,创作的作品属职务作品,剧团给他们开工资。若是外面向他们约稿,报酬也就是两三千元。本次拍卖会“双标王”作者王鸣禄在接受采访时即坦言:“在这之前,我拿过的最高稿酬就几千块。”

  据从艺25年的江苏相声演员倪明透露,相声作者创作的作品由于各种原因很多时候都是免费给相声演员使用的,偶尔能得到一点稿费,之后演员的演出场次和演出获得的经济收益就与作者无关了。即便如此,一些电视台在播出节目时却只报相声演员的姓名,很少报相声作者的姓名。

  既无名,又无利,创作人才自然外流。据王鸣禄介绍,全国现在的专业相声作家一共不到10人,如果要把退休的算上,也许能数上十来个,很多人都转行成了 电视剧编剧。“相声创作难度高,收入低,圈子里的人都去为电视剧写剧本去了,包括我自己,那个来钱快。”资深相声作家兼演员康松广说。

  这种种问题无疑极大地挫杀了相声作者的创作积极性,再加之商业社会下艺术创作“快餐化”与“消费化”之风的盛行,创作者很难创作出优秀作品,没有好作品,观众自然不买账。相声是一门大众艺术,源自民间,取自民间,大众都不买账了,依靠什么生存,依靠什么发展?

  这次拍卖会就瞄准了这一制约相声发展的症结所在。

  打造多赢局面

  若要解决这一根本问题并不容易,选择以拍卖的形式将相声作品推向市场是很智慧的做法,拍卖创造的是一个多赢的局面。

  对于整个行业的发展,组委会通过这次拍卖会力图提高相声作者的地位,并为相声创作指明了一条产业化之路。

  对于相声行业内普遍存在的诸如作者待遇低、部分从业人员法律意识淡薄和产权不明晰等问题通过这次拍卖会,某种程度上来说似乎都看到了解决的希望,也找到了解决的途径。

  拍卖会上,16部相声作品无一流拍,悉数高价拍出,成交均价高达6.3万元,与行业均价相比提高了约30倍,增加了长期为相声事业默默奉献的一部分相 声作者们的收入,同时也起到了鼓励新人积极投身于相声创作的良好效果。另外,众媒体纷纷对20万“天价”相声作品进行了详尽的报道,客观上起到了包装与造 势的作用,为相声作品进一部的产业化运作打下了伏笔。

  对部分从业人员法律意识淡薄等问题,拍卖会组委会通过媒体在业内敲响了警钟,并规定作品竞拍成功后,各方要签订《作品演出独家拥有权协议书》、《奖金分配协议》和《演出协议》三个协议书,规范了从相声作者到演员、专业团体、文化公司,再到电台和电视台的产业化链条。

  对于买方,可以由此提高知名度,获得品牌效益。作为全国首次相声作品拍卖会,其自身就具有较大的新闻效应。结果表明,这次拍卖会中央电视台进行了直播,同时吸引了全国数十家主流媒体到场,包括《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等权威媒体都对其进行了较为详细的报道。

  以20万的“天价”拿下第一号拍品,神秘买家自然成为新闻的焦点。“标王”公司董事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第一件作品卖得太便宜了,我设想以30万 到50万拿下它。我还计划至少花200万买5到6件作品,但是一看都是熟人在较劲,不太好意思就放弃了。”同时,他还表示自己巨额拍下的作品可以提供给适 合的相声演员无偿使用。

  在这里,企业的财力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彰显,良好的公共形象得以树立,省去了广告费用,省去了形象推广费用。当然,它需要付出代价,就是以惊人的价格买下拍品,上面的费用都已打到成交价里去了。

  文化产业的繁荣需要引入非公有资本,相声事业的发展同样需要爱好曲艺的企业家们的赞助支持。

  对于卖方,获得了巨额的报酬自不必说,通过拍卖,还让这些幕后英雄从台下走到了台前,走到了聚光灯下。佳作曾卖出20万,日后其作品再出手,价格也就上去了。

  今后,优秀相声作品的市场价格是否会被抬上去,相声市场是否会繁荣兴旺,进而拉动内需还不得而知,至少这是一次有益的尝试。首次拍卖会只是迈开了相声艺术产业化进程的第一步,预计后续动作会接踵而至。

         来源:人民网-观点频道    编辑:谢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