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age
用户评价: / 0
好 

据我接触学生所知,很多相声组的学生都是进入相声组之后才第一次接触相声,并
且很快就喜欢上这本表演艺术。马大相声组成立了十数年,孕育了许多相声表演、
爱好者,马六甲多媒体大学的两位指导老师李杰尔和叶邵文就是来自马大相声组。


虽 然多媒体大学的相声组比较年轻,组员也相对的更有活力和热忱。和马大不同
的是,由于收生条件不同,多媒体大学中的学生相对更为年轻,由于社会历练和学
府风 气的不同,两个相声组成员的气质也不尽相同。可是他们对相声的热爱和投
入却是不相伯仲的。两个大专相声组员间的联系也非常紧密,组员之间私下成为好
友,进 行交流更是让人喜闻乐见。


多媒体大学相声组已经连续办了好几年的”相由心声“相声汇报会,据知这一届”相
由心声5“是规模最大的一次。”相由心声“越办越好,可喜可贺。


导师李杰尔和叶邵文在照顾事业与家庭之余,还拨出时间进行这项吃力的”课外活
动“,实属难能可贵,也培养了不少相声新秀,成功的让这些新秀”上了相声瘾“。
多媒体大学学长,也是本地相当突出的相声新秀,颜闻庆,巴巴的从吉隆坡赶下来
支持,就是一个”上了相声瘾“的例子!


这一次有幸参与”相由心声5“的演出,也观赏了同学们的表演。感谢同学们让我”过
瘾“的同时,也要略尽义务,说两句话交功课!


整体来说,整个演出是顺畅的,观众人数也比我预期中多,推票的同学幸苦了!

相 声相对于其他表演艺术,对灯光和音响的要求比较简单,这是他灵活的地方。
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对演员的要求就更高了。以当天的舞台条件,我认为脸部完全
没有 灯光对演员是吃亏的。因为演员的表情需要看得清楚,才能更顺畅的表演,
可是当晚的舞台面部是漆黑一片的,演员表演时无法通过表情达到预期效果。另
外,舞台 背景是白色的,相比之下,更显得演员脸部的暗。如果舞台背景换成暗
黑,对比之下,也许演员的脸部会更亮一点。如果可以,一盏聚光灯补足脸部灯光
会更理想。


以我个人的指导经验,初学者适宜以小段开始入门,一是容易掌握,二是可以吃得
更透,再来就是见好就收,演员容易培养信心。当晚的演出,几乎每一段都差不多
二十分钟以上,从初学者的角度,是嫌略长了一点。


以 往我很反对演相声有时间限制,可是经过一些比赛的洗礼,我发现这是一个值
得探讨的问题。因着时间的限制,就逼得我把不必要的部分去掉,想方设法更快过
渡到 包袱的部分,这叫”奔着包袱走“:在没有包袱的地方,不影响铺垫的情况
下,用最简练的语言朝包袱点演进。各位不妨参考一些新创作的名段,如马季老师
的段子 可能时长都在十五分钟左右,却是包袱密集的。另一点时间限制的好处就
是必须把一些枝节去掉,无形中就使主题线更为明显。


当然我们也不是提 倡拿个小铃在台下,时间到就按铃下台,而是在排练改编的时
候把时间放在心上。何况以现在人们的习惯,样样速求的时代,十五分钟左右的段
子已经是属于大段, 二十五分钟以上属于长段!初学者一开始就表演长段,不容
易掌握是一回事,长段中没有包袱的地方,能力强的演员靠着语言功力,能够让人
不觉得沉闷,能力稍弱 就显得冗长了!


另外,当天演出演员的语言基本功普遍还有改善空间,翘舌音和平舌音,前鼻音后
鼻音,腔调的分别在音响放大的情况之下尤其明 显。语言不是一朝一夕可以训练
好的,可是相声演员的基本要求还是必须达到,就是表达清楚清晰,甚至悦耳好
听。相声作为语言的艺术,顾名思义对语言有一定的 要求,而且是必须穷一生力
求完善的工程。唯有不断的自我要求,才能自如的在台上幽默风趣的表达。


语言的要求在表演贯口段子的时候更是严 格。当晚唯一的贯口段子”八扇屏“赢得
满堂彩,让人欣慰。演员勇气可嘉,这个传统的大贯口难度很大,要让观众听明白
贯口的内容,除了演员的功力,观众的素 养也很重要。否则就和小女对我说的观
后感一样:”那个哥哥为什么讲这么多话?他讲什么?“


演出前在后台我有先听了演员甘文豪的示范,他基 本对整个贯口非常熟悉,但是
如果我们看一些中国大师级的演员表演贯口,难度就在于”举重若轻“。一段贯口下
来,演员给人的感觉的是顺畅舒适的,如果演员表 演到声嘶力竭,观众看到为演
员紧张出汗,就不是成功的贯口表演。我的理解是,成功的贯口应该是如芭蕾舞者
表演时的轻松自如,让人听得舒服的。


在表演方面,演员的台风基本稳定,一些动作也没有很造作,个别演员因为紧张而
出现一些下意识的动作,如果旁观者加以提点就能改善。


另 外就是演员情绪的拿捏。相声演员经常得在台上拌嘴相斗,这是角色的矛盾所
在。可是如果演员演得过于投入,让人感觉他们真的在台上吵架,观众的情绪就会
受到 影响。基本上这种矛盾拌嘴分寸必须拿捏好,有时候宁愿不到,不要超过。
如果两个人在台上真的七情上脸的吵架,就一点趣味也没有了!所以很多时候还是
回归到 语言,用语言的力度突出两个人的矛盾,那么情绪上就不必去到百分之一
百了!


笔者、姚智祥和何佳文表演的是新创作《选我准没错》,这是脚本 的第二次演出,
结构作了一些调整,加了一些新包袱,突出人物的诚信问题。和智祥合作多次,感
觉良好,和佳文第二次合作,经过电台工作的训练,他显得越来越 稳重,语言进
步很大,开场时成功的稳住了场面,段子后面能轻易的进入状况,他的功劳不小。

和这些相识,对相声有共同认识的演员合作,好处就是很快进入状况。我们基本上
当天演出前三小时,对了半小时左右的稿,把一些重点包袱和更动、结构、角色性
格和段子概念弄清了,晚上上台就很自然的能够配合。有时候还有一些即兴的语言
出现,就是所谓的火花。


当然如果可以有更多时间排练,也许可以让段子更为精炼明快。


和上一次表演的不同是,这次改由佳文带着节奏。我和智祥什么时候说话由他来控
制,这就避免了第一次演出时撞词抢话的情况。

从观众反应看来,大家还是挺喜欢的。


几 个学生组合后,是叶邵文和李杰尔的表演《情歌串串》。两人功力依旧,加上“主
场优势”,段子反应热烈,深受观众喜欢。基本上,从观众的反应看来,整个晚会
还是成功的,也达到了推广相声的目的。很可惜的是,因为第二天必须上班,所以
要赶回新山,没有办法看到最后一个表演。就只能以我所见提出一些个人看法,供
大家参考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