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age
用户评价: / 0
好 

转载自 中国报 http://www.chinapress.com.my/node/305175

心見聞. 聲樂舞鼓影俱是詩意 25年后繼續動地吟

 

導:譚若瑜
圖:張文輝、部分照片由動地吟提供 

 自古以來,詩人都有幾分率性、輕狂,古代詩人飲酒作對,對月高歌;現代詩人則是把新詩朗誦變成實驗演出,在舞台上以聲、樂、舞、鼓、影各種藝術形式,將詩的文字立體化、創意化。于是,有了“動地吟”,延續25年不衰的大馬文學活動……


1988年“聲音的演出”(動地吟的前身)轟動演出,距今快將25年。當年在陳氏書院席地而坐,驚訝、狂喜听演出的青澀少年觀眾,如今許多已過三十,有了兒女。在那低氣壓時代,憑著朗詩抒發胸中悶氣的年輕詩人,走了四分之一世紀后,已是白了鬢髮的中年,依然探索、揉搓著,詩與其他藝術形式結合的各種可能性。

 動地吟“鐵三角”游川、傅承得及周金亮,隨著游川去世,“三缺一”,但動地吟並不因此而寂寞,反而越玩越精彩。2008年,因為紀念游川,招集各方文人友人辦成的“動地吟紀念游川”,聲勢浩大,撼動人心。今年是游川逝世5週年,同時紀念詩人游川、相聲家姚新光、音樂家陳徽崇、歌唱家陳容四位藝術大師,動地吟陣容更龐大,四代同堂的詩人要玩得更開懷盡興。

墓園辦活動創意十足

 游川去世,有人說動地吟少了靈魂人物,傅承得和周金亮卻說,若非因為紀念游川,動地吟可能辦不下去。2008年各界朋友結集,以不同藝術形式結合詩紀念游川,使動地吟萌發新生命。

 “詩是好玩的。”傅承得、周金亮等一眾人,把動地吟做了25年,不管勞民傷財,人仰馬翻,依然樂此不疲,因為“好玩”二字。

 2012年動地吟演出地點創意十足,第一次在墓園(孝恩園)、佛寺(東禪寺)、海上(檳城渡輪)、空中(邵氏廣場露天頂樓)舉行,上天下海,神人、人鬼共濟,百無禁忌。將動地吟搬到墓園演出是創舉,也因為好友游川、陳容都在那裡,是以要演一場熱熱鬧鬧的動地吟祭故友。

墓園動地吟

●日期:2012年4月7日(星期六)
●時間:6:30pm─10:30pm
●地點:汝來孝恩園
●免費索票,憑票入場。索票請登上 www.dongdiyin.com

上台朗唱憂患家國

 1989年、1999年、2008年、2012年,巧合的是,每一屆動地吟都在大選年舉辦。似乎舉凡國家有大事,就有動地吟,每當政治氛圍沉重,華社郁結憤怒,就會有一群詩人上台朗唱家國社稷。

 動地吟本來就是要以詩歌走向社會。1980年代國家社會氣壓低沉,仿佛山雨欲來:經濟衰退、巫統馬華黨爭、華小課題、茅草行動等,無不讓有心人憂心如焚與憤慨不平。詩人決定以真實的情感和宏亮的肺活量,抒發他們的社會關懷,結果引起熱烈迴響。

 跟25年前相比,眼前這時候言論空間相對自由,華社觀點從過去的集中,到現在擴大到全民關懷。709、反稀土廠……現在的大馬人參與和平集會,勇敢大聲說出想法;詩人則以成熟手法,呈現對尖銳課題的想法,這種表達,源自于對國家的熱愛,跨越政黨、種族、宗教。

 本是詩人的林金城,在99動地吟之后,就不再寫詩。2008年的動地吟,他擔任藝術總監。“那是我最寂寞的動地吟。”沒寫詩的他,朗的是別人的詩,心里說不出的寂寞。今年,他有了回頭去寫詩的想法,沉澱了十多年,終于不甘寂寞。

 林金城說今年要來個突破,身分對調,主張由周金亮來朗,傅承得來唱一首游川的詩,“游川一定樂得半死。”

動地吟緣起

 1988年,詩人游川與傅承得因為相信“詩可以用聲音演出”,辦了“聲音的演出”。這場著重以聲音演繹二人詩作的詩歌朗誦會,獲得熱烈反應,直接催生了后來“動地吟”的系列演出。1989年,“動地吟”由游川與傅承得為主導,邀請其他詩人加入,在西馬五大城鎮巡迴六場,開拓了馬華新詩朗誦巡迴演出的動人經驗。1990年,“肝膽行”延續同樣陣容,到東海岸及東馬演出五場。此后,沉寂10年,至1999年,游川與傅承得集結年輕詩人林金城、呂育陶、張光前、周若鵬,“99動地吟”在全馬巡迴演出22場。

詩可以聲音演出

2012年動地吟演出陣容

 (詩人)傅承得、林金城、呂育陶、周若鵬、黃建華、何乃健、蘇清強、小曼、田思、葉嘯、曾翎龍、楊嘉仁、林健文、周若濤、劉育龍、王修捷、王國剛、吳彩寶、邢詒旺、駱紆蕙、(宗教界)繼程法師、(歌手)周金亮、林文蓀、岑大偉、(鼓手)吳聖雄與手集團、(舞者)馬金泉、葉忠文與共享空間專業舞團、(相聲演員)蘇維勝、(多媒體制作)陳子韓及(參與演出)黃翠雲、丘淑霖、安樂書窩學生演員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