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age
2004823姚新光告别仪式悼文

陈再藩(小曼)



姚新光 姚老

亲朋戚友都来了 从吉隆坡来、从马六甲来、从新加坡来,也从你老家雪邦来!

还有许多朋友,也许山水辽阔、也许一时分身无术,无法在此时此刻赶来,但大家的心与肝胆,都来了!
我们都来,热热闹闹地向你告别!

花甲之年,如此热闹的场面,如果按您的性格与风格,该有多种可能性、开创性,而且绝对欢乐,有内涵!

但是,今天晚上,姚老,我们却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带着伤痛与惋惜,向您道声:姚老!走好!。

回想多年前,在新山与姚老挑灯夜谈,海阔天空,大碗喝酒,高歌吟唱,一直都是大马文化界津津乐道的一道文化风景。其实,你是喜欢聊天、疼爱朋友的。而喝酒,仅仅只是一个让话题不断延长的藉口,你总爱说:“天还没亮,再喝一瓶就走!”。

你最爱点的下酒菜就是月光河:一粒鸡蛋落在炒果条上。但今天,即使月光如河,即使酒温未凉,你却骤然辞别,我们也无法车轮上阵,以多喝一瓶才走的计谋,设法将你的精彩延续下去!”。

病魔虽强横对你,你却回以更大力度的顽强,也展示叫人钦佩的生命尊严。鼻癌来袭,你回以编写出版十本相声集的大计划!电疗化疗也许憔瘁了你的面容,但你坚 持不靠旁人的扶持,站在大马表演艺术薪传奖赠你终身成就奖的舞台上,以你数十年的文化舞台经验,训斥加鼓励,发表铿锵之声,你说年青人没资格诉苦,如果要 选择文化舞台…。

病痛漫延到骨头到脚,你还呵护文化林园、书法碑林如常。五五端午之后,你还企图九九重阳。

你对极终一走的事,也是坦然,甚至不避忌地亲自拿主意,指点长生墓园<<怀笑居>>的设计。只是,今晚这告别的悼文,纵使您再谦让,也无法删减我心目中您对马华文化贡献的计数。

大家都说呀!姚老,你最实至名归的,当然是数十年表演相声、推广相声、创作相声、典藏相声、搭桥国际相声交流因缘而获得的《大马相声之父》的永恒美誉。连中国的曲艺协会也颁赠相声传播奖,选你为封面人物。

因为相声,必然语言。你以巨大的决心,带动及推广华语正音运动,誓言要洗涮联邦腔,还华语一个漂亮动听的原貌。

戏剧与相声舞台,使你无可避免地涉入更大的文化运动中,像全国文化节、十几年前的十五华团精英文化义演、新山中秋园游晚会等等,成为三十几年来大马文化界 一面迎风的大旗。83年,你来了新山,新光这名字在这二十年内竟成为“新山之光”。你常笑谈这是吉隆坡的损失,其实,新山只是一个基地、一个出发点,在文 化界,你不但属于新山,更属于全国华社。

说你是文化多面手,随手拈来,有寻觅古色古香牌匾的文化小品,也有让书法艺术随时漂亮登台的书艺推广活动,而叫人惊艳的是以个人之力推动和开拓了新山文化园林和书法碑林这两个构想。

其实,这一切的背后,是姚老你这样一位肯主动去开拓,又能在过程中带动众人的人物性格。能好好掌握社团、文化界及媒体人脉资源,为更高、更大的文化舞台努力,才是姚老你最凸显的本色。

今夜,当我们无可奈何送别姚老你这位老友,也许,我们应该察觉的,是马华文化从此留下一个人物典范。

而今后怀念你的方式,是以更多的创意和决心,不断丰富你走过的文化风景线。

姚老,生命精彩,舞台灿烂,大家热闹为你送别,病痛再也折磨不了你。
你--长息如山,叫人仰止。
偶尔云来,偶尔风过,便是永久的潇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