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age
用户评价: / 10
好 

作者:苏维胜

(警告:演出内容可能涉及敏感的种族问题,请斟酌处理后才演出)

这是在2006年写给新加坡的学生参加中学生相声比赛用的脚本,演出反应不错,后来就把它拿来自己演了!

一直想写一个关于“不公平竞争”的段子,写这个段子的时候没有想到可以反映这个问题。后来是庆荣 听了这个段子,觉得和这个构想很接近,就加强了一些细节,把讽刺的味道加重了。

学生演出的版本是标准华语,没有大舌头。参赛者的大舌头是某一场演出临上场前加入的,虽然演出效果强烈,可是有人反映不适合拿生理缺陷来开玩笑,也请有意演出者自行处理。

(2008年按:目前的国家局势已经不是单纯种族问题,所以种族问题可以略去,这样段子讽刺对象反而更加广泛--通过内部关系造成不公平竞争。)

 



相声superstar

 

 

甲:各位观众朋友大家晚上好!

乙:晚上好!

甲:非常感谢各位出席今天的纪念相声大师马季相声专场。

乙:这场演出非常有意义。

甲:我们新马一代的相声发展,马季老师可以说是一大功臣。

乙:没有他,就没有新马今天的相声。

甲:我是听着他的相声长大的。

乙:爱听马季老师的相声。

甲:可是现在没有了!

乙:走了!

甲:他到另一个地方说相声去了!

乙:没了!

甲:我也爱听其他人的相声。

乙:都有谁呢?

甲:有侯宝林!

乙:侯宝林老师?

甲:相声泰斗呀!说得好!

乙:可是也走了!

甲:也走了!我还爱听马三立的相声。

乙:那也是大师。

甲:老头儿相声说得特别有味道!

乙:也走了!

甲:也没了!

乙:你还听谁的?

甲:我还听我师父姚新光的相声。

乙:对!

甲:大方得体!可惜,他也走了!

乙:也没了!

甲:现在,我就爱听您的相声了!

乙:你别听我相声。听谁没谁呀?

甲:主要是您相声说得好!

乙:您太客气了。

甲:大家可能还不太认识你。我给大家介绍介绍。他叫纪庆荣,马来西亚人,新加坡永久居民,是马来西亚相声之父姚新光的徒弟,姚新光是马季的徒弟,所以您是马季老师的徒孙!

乙:是这样没错。

甲:对吧!相声说得好极了!

乙:你也好呀!

甲:您认识我?

乙:哪不知道呀?相声演员-苏维胜。

甲:完了?

乙:完了!

甲:刚才介绍你我说了那么一大套,到我这就-相声演员-苏维胜!

乙:哪得怎么介绍你?

甲:你得这么介绍我马来西亚-新加坡著名相声superstar苏维胜!

乙:相声superstar?

甲:你看,这名堂多响亮,多么跟得上时代潮流!

乙:你什么时候当上了相声superstar了?

甲:最近不是很流行搜星比赛吗?

乙:对呀!

甲:我也参加了最新的搜星比赛相声superstar

乙:我怎么没听说过这个比赛?

甲:孤陋寡闻!这么著名的比赛你没听说过?

乙:没有!

甲:不但知你没听说过。我相信在场的各位也没听说过。不但在场的各位没听说过,我也没听说过!

乙:像话吗?你也没听说过?

甲:因为这场比赛还没办!

乙:还没办呀?

甲:就要办了!

乙:那是谁主办的?

甲:我!

乙:你?你主办的比赛!

甲:对!相声superstar.

乙:可是要主办一场比赛不容易呀!

甲:有什么难的?

乙:比赛要有参赛者。

甲:我来!

乙:比赛要有主持人。

甲:我来!

乙:评判?

甲:我来!

乙:奖金!

甲:你来!

乙:怎么到奖金就我来了?

甲:总不能让我全包了吧!你也出点力呀!

乙:可是这比赛还没办,你怎么就自封相声superstar了?

甲:这你就不懂了!我改了个名字就肯定能够进决赛了!

乙:啊?改名字就能进决赛?

甲:对呀!你看,我原本的名字多土,苏维胜。我改了名之后,评判一看到我新的名字,马上对我留下深刻印象,给我特别加分,想尽办法让我进决赛!

乙:什么名字那么有威力?

甲:苏莱曼。

乙:苏莱曼?

甲:对!这名字多好!

乙:怎么改这么个马来名字?

甲:你不知道!改个马来名字在马来西亚好处太多了!

乙:是吗?

甲:不信我们就来进行相声superstar的比赛!

乙:就我们两个?

甲:这就开始!

乙:好呀!让我们欢迎节目主持人。

(甲走去台侧,进入角色再走上来)

乙:什么毛病呀?

甲:女主持人!

乙:还是个女主持?

甲:(转身上台,进入主持人角色)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声音低沉)

乙:啊?

甲:不对!不对!(重新进入角色,用女声)各位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光临相声superstar的决赛现场。今天进入决赛的有两名选手,他们谁将被淘汰,谁能够当上相声superstar,不但取决于他们的表现,您的一票也决定了他们的命运!

乙:这就要开始了!

甲:相声superstar 现在开始!首先我们比相声基本功-绕口令!欢迎我们第一位参赛者,M1的苏莱曼。

乙:那就是你自己了!

甲:(演回参赛者)各位朋友大家好!我是一号的苏莱曼。

乙:你这是怎么回事?

甲:大舌头呀!

乙:大舌头也来说相声?

甲:你们有规定大舌头不可以说相声吗?

乙:没有!

甲:那就可以了!

乙:行了!你可以开始了!

甲:好!开始什么?

乙:说绕口令!

甲:对!说绕口令!

乙:说吧!

甲:说.说什么绕口令?

乙:说你会的绕口令!

甲:好!说我会什么绕口令!

乙:我知道你会什么绕口令?随便说一个!

甲:随便说一个?

乙:对!

甲:说一个你听都没听过的?

乙:好!

甲:听好了:吃葡萄不吐葡萄皮,不吃葡萄倒吐葡萄皮。

乙:完了?

甲:谢谢!谢谢!

乙:你说得也太慢了吧?

甲:要快的也可以呀!我能一口气说十个!

乙:一口气说十个绕口令!那得听听!

甲:听好了说:吃十个葡萄不吐十个葡萄皮,不吃十个葡萄倒吐十个葡萄皮。

乙:十个葡萄呀?

甲:要不然列?

乙:我还以为是十个绕口令呢!

甲:那怎么可能?

乙:可是你说的也太简单了!

甲:刚才是热身。我开始说一个比较好的-四和十。

乙:什么?

甲:四和十!

乙:是不是四和十

甲:对!四和十!

乙:开始吧!

甲:四是四!

乙:四是四!

甲:十是十

乙:十是十

甲:十四十是四

乙:十四十是四

甲:四十是四十

乙:四十是四十

甲:四十四是四十四

乙:四十四是四十四

甲:谁能说准是四四十四十四,谁来试一试!

乙:就这水平呀?我们听听评判怎么说?

甲:(进评判)嗯!很好!

乙:等等!这评判怎么了?

甲:大舌头呀!

乙:评判也大舌头呀?

甲:你们比赛规则有规定大舌头不可以评判吗?

乙:没有!

甲:那就可以了!

乙:评判和参赛者是同一类人!

甲:很好!你的绕口令表演有感动到我!

乙:这还感动呀?

甲:无论是造型还是表演都让人感觉非常舒服,你的实力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的预期!我觉得今天的比赛是多余的,你已经是一名相声superstar了!恭喜你!

乙:我还没比呢?该轮到我了!

甲:你还不认输呀?

乙:我还没比呢,怎么就认输了?

甲:好吧!(主持人)接下来是第二位参赛者 F2 的纪庆荣。

乙:那就是我!不对!我怎么变成F2了?F是女参赛者!F for female!

甲:你不是女的吗?

乙:我是男的!

甲:你什么时候变男的了?

乙:昨天!去!我一直是男的!

甲:一直是男的?

乙:对!

甲:确定!

乙:确定!

甲:那不好意思了,根据节目程序,下来这位参赛者必须是女的!

乙:啊?还有这种规定呀?

甲:男女大对决嘛!所以我宣布…

乙:慢着!一定要是女的!

甲:对!你愿意当吗?

乙:我…我当!

甲:嗨!世风日下哦!好吧,那我们就有请 F2 的纪女

乙:啊?

甲:--士。

乙:你的停顿倒是弄清楚了!

甲:可以开始了!

乙:好!我今天给各位表演一段绕口令喇嘛塔目(说)

甲:(评判)我有几个问题想问这位参赛者。

乙:行!

甲:你当过喇嘛吗?

乙:啊?这没有!

甲:你吃过塔目吗?

乙:也没有!

甲:你是哑巴吗?

乙:不是!

甲:会吹喇叭吗?

乙:不会!

甲:你看你,既没当过喇嘛,又没吃过塔目,既不是哑巴,又不会吹喇叭。你怎么会有感情投入呢!

乙:啊?

甲:刚才那位同学就不一样了!他的绕口令多么的有感情。所以我非常确定,他一定吃过十个葡萄!

乙:咳!

甲:再说你明明是个男的,偏要说自己是女的!搞得自己不难不女的,你这不是在丢人现眼吗?我觉得你应该马上退出比赛,让苏莱曼当superstar.

乙:这就要输了?我还有第二回合呢!

甲:(还不死心)那接下来我们考一考参赛者的唱功。我们有请M1的苏莱曼为大家演唱高难度的歌曲

乙:什么歌曲?

甲:萤火虫

乙:就这还高难度呀?

(甲唱萤火虫)

乙:真么歌喉嘛?听听评判怎么说吧?

甲:(评判)很好!你的演唱再一次感动到我!无论是造型还是表演都让人感觉非常舒服,最重要的是你唱出了自己的风格!

乙:他这风格谁也唱不了!

甲:我还是认为这场比赛是多余的,主办当局应该马上宣布你就是相声superstar。

乙:我还没比呢?

甲:还不认输?

乙:不认输。

甲:(主持)好吧!下来轮到F2的纪庆荣给大家演唱。

乙:我也唱萤火虫?

甲:不要脸!那么高难度的歌曲你会唱吗?

乙:我是唱不出他的水平。

甲:一看就知道你不能唱,给你简单的任务吧!

乙:谢谢你了!

甲:唱印度歌吧!

乙:印度歌?

甲:就知道你不会!那我就宣布

乙:慢着!我会唱!

甲:还真的会唱?

乙:我试试吧!

甲:听听吧!

乙:(唱印度歌)

甲:(评判)这位参赛者,都听不懂你在唱什么啦?

乙:啊?是你要我唱印度歌的。

甲:别人要你唱你就唱,一点主见也没有。怎么当相声superstar?

乙:我?

甲:我觉得你根本是在浪费我的时间。唱成这个样子,我认为你应该闭着眼睛过马路,然后被那个车子撞来撞去撞来撞去撞来撞去撞来撞去

乙:行了!在撞下去我不成人样了。这种比赛我不参加了!

甲:那么说,你认输了!

乙:认输了!

甲:承认我是相声superstar了?

乙:对!你是相声superstar。我建议你马上办一场演出!

甲:好主意!

乙:演出要在艺术中心,连续上演七天七夜!你的票肯定卖的满堂红!场场爆满,天天满座。到时候肯定是万人空巷,人山人海!

甲:太好了!

乙:等观众都坐满之后,报幕员一报你的名字苏莱曼哗!全场鼓掌!

甲:欢迎我呀!

乙:你上了台,鞠躬之后一开口说上那么一段,说完之后观众们一拥而上!

甲:要我签名?

乙:要你退票!

甲:去!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