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age
用户评价: / 1
好 

森美兰中华大会堂青年团于2006年主办了“全国相声脚本创作/改 编公开赛”,很荣幸邀请到新加坡新风相声学会主席韩劳达先生、飞蒲相声艺术团的苏维胜先生、以及姚智祥先生担任评审。在经过参赛者的同意后,我们会陆续将 得奖作品发表于马来西亚相声网,欢迎各位相声同好多提意见,让脚本更成熟。也希望籍此鼓励更多的相声爱好者进行创作,让大伙儿有机会欣赏更多富有本土色彩 的相声段子。 :)



 

《儿女经》 作者:陈龙金(2006年全国相声脚本创作/改编公开赛 - 优胜奖)

甲: 唉,现今的父母啊,真是难当!

乙: 哎呀,你怎么这么感慨?

甲: 你不是为人父母者,当然不知道为人父母者的辛酸啦!

乙: 为人父母者有多辛酸啊?儿女成群的,不是很好吗?我和我太太啊,还打算生多几个呢!

甲: 生多几个?你以为你是千万富翁啊?

: 怎么说?

: 数据显示,养大一个孩子,直到他大学毕业,大约需要一百万左右!

乙: 一百万?哈哈!别开玩笑了!

甲: 不是开玩笑!你看,孩子还没有出世,你就要买补药给太太进补,这需要钱!

乙: !

: 孩子要出世了,太太住院生产,这需要钱!

: !

甲: 孩子出世后,你需要买奶粉、尿布、婴儿衣服、婴儿床,这需要钱!

: !

甲: 孩子长大后,你就要为他教育操心。小学、中学、大学、补习班、钢琴班、绘画班、书法 班,舞蹈班、歌唱班……

乙: 喂…这些什么班什么班的,应该可以省掉吧?

甲: 你要孩子十八般武艺全能啊,要他可以和其他小孩同起并坐啊,就不能省!

乙: 这…这是怕输心态嘛!好啦好啦!全都学起来吧!

甲: 这需要钱!

: 又要钱?

: 哎,这也要钱,那也要钱,你说没一百万怎么行啊?

: 这听起来,还挺吓人的!

: 是啊!孩子一出世啊,你就像跟贷款公司借了长期贷款般,追足你二十几年!

: 那还得了?

: 不只是这样,孩子出世后,育儿常识,医药常识等,你也要知道,缺一不可。

: 那我岂不是很忙?

: 哎,孩子就学年龄到了,你就要开始为他的教育操心。

乙: 这好办! 就把他丢去学校,让师长们管教去!

甲: 丢?你以为是垃圾啊?这教育里头,学问可大了!

: 怎么说?

甲: 首先,你要为你孩子,选个最佳的教育方针。

: 这当然!

: 普通的幼儿园,已经没有什么吸引力了。你要找的,是什么右脑开发的教育!

: 右脑开发?什么来的?

甲, 我也不是很懂。哎,总之人家学什么,你就让你孩子学什么,准没错!

: 对…不能输!

甲: 要不能输啊,就要钱!

乙: 这…好啦好啦!全付啦!

甲: 转眼间,孩子长大了!

乙: 这么快?长大了?

甲: 是啊!这家伙花了你不少钱后,就长大了!

乙: 真要命!

甲: 进小学咯!

乙: 进小学了,不用烦什么右脑开发了吧?我国提供的小学教育,哪里都一样!

甲: 是一样!但是啊,就有分名校和普通学校。

乙: 还不是一样?

甲: 不一样!名校样样有名!校风有名,老师有名,学生成就有名.普通学校,样样普通,校 风普通,老师普通,学生成就也普通!

乙: 你这么讲就不对了。这种名校心理是多么的错误,多么的要不得!

甲: 哎呀,管它的!别人一窝蜂地涌去选择名校,你也要!

乙: 怎么啦?

甲: 不能输啊!

乙: 啊,对!不能输!哎,送孩子去一间好学校后,总算可以松一口气!

甲: 松一口气?还没哪!你还得加把劲,继续为孩子冲刺!

乙: 冲刺?

甲: 对!还有一大堆的东西,需要为人父母者去操心,去张罗。

乙: 还有什么啊?

甲: 你要为孩子去选择补习班和才艺班,缺一不可!

乙: 哎呀,学校教什么,就学什么就好了嘛!干嘛搞这么多花样?

甲: 你不让孩子去上补习班,你孩子的成绩准不理想!

乙: 这么严重啊?

甲: 就是这么严重!哎呀,你还没为人父母,不懂的啦!

乙: 那还真要请教请教!

甲: 请教不敢当!倒是可以和你分享我多年来的独家心得。

乙: 独家心得都累积啦?再过几年岂不成了专家?

甲: 哎,这选补习班啊,里头也有学问!

乙: 愿闻其详!

甲: 你要找呢,就要找些对你孩子成绩有帮助的补习老师!

乙: 废话!要不找来干嘛?

甲: 这补习老师啊,不需要太会教书!

乙: ?

甲: 他教什么,听不听得懂,并不重要!

乙: 那怎么行啊?

甲: 量重要的是,他的正职是你孩子的学校老师!

乙: 然后?

甲: 然后还要懂得泄漏考题!

乙: 啊?

甲: 啊不,是预测考题!

乙: 那孩子懂不懂,都不重要?只要考试成绩好,就可以了?

甲: 对!如果你照我的方法做的话。那你的孩子准会变成…

乙: 变成什么?

甲: 一台优秀的考试机器!

乙: 什么乱七八糟的!

甲: 还有才艺班!不管你孩子有没有艺术细胞,对那项才艺有没有兴趣,你都要为他报读几项。

乙: 强迫学才艺啊?

甲: 对!不管你孩子是不是豆沙喉,你都可以让他学唱歌!不管你孩子是不是四肢不健全,你 都可以让他学跳舞!

乙: 那会有效果吗?

甲: 现今的社会啊,天才是用钱培育出来的!

乙: 那孩子没兴趣。要怎样强迫他去学?不行的啦!

甲: 怎么个不行?你只需要对他说:“孩子啊,去学啦!这都是为你好。如果你考试考不好的 话,你还有一门才艺,可以去参加新秀大赛,Malaysian Idol,或者残酷一叮啊!”

乙: 发明星梦啊!

甲: 哎呀,明星?有钱还不是一样可以打造出来?

乙: 唉,为人父母者,真是辛苦啊!

甲: 唉,还不是!

乙: 那教育的东西都安排妥当啦,你可以安心了吧?

甲: 我也想啊!可是,就不能啊!

乙: 怎么说?

甲: 你要知道啊,有些教育,是学校没有教,补习班没有教,才艺班也没有教的.

乙: 什么教育啊?

甲: 性教育!

乙: 性教育?

甲: 对!这玩意儿,老师不敢教,就必须由父母自己亲自教!

乙: 不用的啦!以前我父母还不是一样没教我。而我还不是一样无师自通!

甲: 以前归以前!现在的孩子你不教啊,等那一天学校打电话来告诉你,说你孩子和另一个异 性同学,在桌子下用利器来玩游戏,那你哭也都来不及啦!

乙: 这可不得了!

甲: 对啊!你说,这不教怎么行啊?

乙: 那,你怎么开口。跟你孩子谈这回事?

甲: 我找一天啊,就叫我那一年级的小女儿,坐在客厅,面对面,毫无保留地交流一番!

乙: 你女儿才一年级,你就给她上性教育课啊?

甲: 哎呀,专家说性教育应该从小开始。小有小教,大有大教嘛!更何况我女儿那么漂亮!我 可不想如果有哪一天我女儿不幸被非礼的话,校长还说:谁叫你的女儿长得这么漂亮!”

乙: 这什么话嘛!

甲: 所以,我就不管三七二十的,给我女儿上了一堂宝贵的性教育课!

乙: 欠学,请多多指教!

甲: 莉莉啊,你知道什么是一夜情吗?

乙: 啊?

甲: 莉莉啊,你以后什么什么的时候,记得叫那男的戴保险套啊?

乙: 啊?

甲: 莉莉啊,不然得了爱滋病,那就糟了呀!

乙: 什么乱七八糟的!你女儿才一年级,就跟她说些莫名其妙的性知识,不把她吓得晚上发噩梦才怪!

甲: 我不会嘛!社会性问题一箩箩,学校老师又不要教,我这个做父亲的当然会紧张啊!

乙: 真是的!那怎么收场啊?

甲: 被我太太拎了耳朵,大骂一顿!

乙: 唉,可真难为你了!

甲: 唉,你说啊,为人父母者,有多辛苦啊!

乙: 升了中学后,孩子会想了些,应该可以松一点了吧?

甲: 你错了!叛逆期的家伙,更要了你的命!

乙: 怎么说?

甲: 你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处处和你顶嘴,岂不是要了你的命?

乙: 对!嘿,我以前也是这样,气得我老妈白头发多了不少。我老爸的头发就越来越少。

甲: 好像我那高中一的大儿子啊,整天就只会在那嚷着要自由!说什么私隐,人权的!我说儿 啊,你当年一出世,还不是断迭了你老爸我这么多年的自由?可有怨你半句?

乙: 唉!真有你的!

甲: 为人父母的,无不时时刻刻关心孩子。

乙: 天下父母心啊!

甲: 关心他们的学业,社交圈子,身心发展等,有够累的!

乙: 哎呀,累得话,就少管些吧!反正,儿孙自有儿孙福。让他们自由发展吧!

甲: 自由发展?开玩笑!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的校园有多险恶!什么私会党啊,暴力事件啊, 是多么的层出不穷!

乙: 也对!随时翻开报章,又有一单学生被殴事件!

甲: 对啊!我可不想那天我孩子成了网络上的男主角后,我这做父亲的只能当观众,什么也做不了!

乙: 那可真的是后悔莫及啊!

甲: 是啊!我的孩子就只有我可以打!你们要代替我的位子啊,门都没有!

乙: 对!如果被师长们鞭打的话,那还可以。

甲: 是啊!也不想想我这鞭打孩子的权利,是牺牲了多少年的青春和自由换回来的!你们要打 的话,先养他个十几二十年啊!

乙: 哈…好了啦!你孩子又不是真的被打,何必那么激动?

甲: 想了都气啊!不过话说回来,要完完全全地管教孩子的一举一动,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乙: 那你有什么良策?

甲: 我研究了多年啊,终于让我研究出一套模式来!

乙: 什么来的?

甲: 钓鱼式!

乙: 钓鱼式?

甲: 对!这养儿育女啊.就好像钓鱼般.该放的时候,就放!该收的时候,就收!顾得你孩子 行为的来,也不失他们的自由!

乙: 这可真考功夫啊!

甲: 是啊,不过这钓鱼式啊,却绝对能改善父母与孩子之间的亲子关系,消弭代沟。

乙: 也对!真有你的!你真的是可称得上是育儿专家啊!

甲: ...不敢当!

乙: 哎,等到孩子大学,你就不用烦了吧?

甲: 还没烦完哪!

乙: 还没?

甲: 人家说,养儿一百岁,常忧九十九。

乙: 还要烦什么啊?

甲: 孩子离乡背井去读书,你要烦着帮他张罗。异乡读书的孩子常有压力,你要烦着适时拨电 给鼓励。孩子久回家乡,你要烦着煮他喜爱吃的家乡菜。就连孩子大学毕业后,你也要 烦!

乙: 大学毕业后还要烦什么啊?不就找份工作罢了吗?

甲: 现在的时势啊。找份工谈何容易?走出街,到处是大学生!随便一个招牌掉下来,都可砸死好几个!

乙: 那怎么办?

甲: 走后门啊!

乙: 靠关系啊?

甲: 是啊!要不然那些没有谋生技能的大学生,有多少个可以生存在现今的社会?

乙: 真可悲!

甲: 哎,总之为人父母的啊,就是一生儿女债!

乙: 那我还是考虑一下,不生为妙!

甲: 哈…怕了吧?

乙: 还不怕?听你的儿女经啊,这么多的苦水,都可淹死我了!

甲: 哈…不过养儿育女啊,也不只是全然凄惨啦!

乙: 啊,你都没说半点乐趣?

甲: 当你看到自己完成个伟大的教育工程时,那种满足感是多么的棒!

乙: 那还差不多!

甲: 有人说,和儿女一起度过的时光啊,是人类一生中最甜蜜的欢乐时光!

乙: 真的吗?

甲: 决无欺假!还有当你孩子初次开口叫你“爸”的时候,那种感觉真是飘飘然!

乙: 太棒了!

甲: 爽吗?

乙: 爽!

甲: 还想不想生儿育女?

乙: 还好!

甲: 那好!开始为这声“爸”筹一百万吧!

乙: 还是要钱啊?

甲: 梦醒了,就要回到现实啊!要不然你要个便宜孩子啊?

乙: 唉,真是的!

(突然,乙电话响,乙接听电话)

乙: 喂!老婆啊…什么?好啦!你自己小心啦…我就快回来了!好,拜拜!

(乙挂断电话)

甲: 什么事啊?

乙: 我债主临门了!

甲: 债主临门?你欠人钱啊?

乙: 以前没有。不过从今天起,我就要过着欠债的日子。

甲: 怎么啦?

乙: 刚才我太太说,我家来了个一百万的债主!

甲: 一百万的债主?哦,你太太怀孕啦?

乙: 是呀!

甲: 恭喜恭喜!

乙: 咳!

评审评语:

韩劳达

· 题材很现实,一辈子作儿女奴的描写很生动,再加改编,可以成为内容深刻的本土段子。可惜的是缺乏相声包袱,很多地方流于杂文式评论。底”富讽刺意义,但有股悲凉感,不适合作为相声的底。

苏维胜

· 尝试加入社会时事,是很好的尝试。虽然主体清楚可是欠缺了包袱。用心经营应该可以成为很好的段子。

姚智祥

· 内容取胜;可是欠缺包袱,铺垫了不少,可是没有在铺垫完了之后,把包袱抖出来,相当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