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mage
用户评价: / 9
好 

对口相声《孔子曰》

作者:苏维胜
首演 10/10/2010 教总《沈慕羽教师奖》颁奖礼暨教师表演大会
首演:苏维胜,姚智祥

乙:今天很高兴来到这里给大家表演!
甲:(向观众行大礼,向捧哏行大礼)
乙:诶?你这是在干嘛呢?
甲:行礼!
乙:你怎么那么多礼呀?
甲:不学礼,无以立
乙:啊?
甲: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
乙:这位怎么满口文言文呀?
甲:然也!
乙:您是...
甲:在下Johnny
乙:哦!幸亏还是现代人!
甲:Johnny 孔, 孔丘,他们都称我孔子!
乙:孔子?
甲:您别下跪!
乙:谁下跪了?再说了,孔子怎么会是Johnny呢?
甲:在下姓孔名丘,字仲尼,仲尼即Johnny,Johnny即仲尼,随不中,不远矣!
乙:你怎么会是孔子呢?
甲:拜基因改造工程所赐,他们让我复活了!
乙:好吗!孔子来到现代了!
甲:然也!
乙:那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甲:我虽然有着孔子的基因,可是却留着马来西亚人的血,穿的是马来西亚人的衣服,吃的是马来西亚的食物,唱的是马来西亚的国歌 negareku。。。。
乙:行了!你别唱了!
甲:Salam Satu Malaysia
乙:那你怎么会来到马来西亚呢?
甲:子曰---子曰你懂吗?
乙:当然懂了!就是孔子说过的话!
甲:然也!子曰--也就是我说过--危邦不入,乱邦不居。所以我就只好住联邦了!、
乙:这儿是联邦没错!
甲:然也!
乙:所以你就住这儿了!
甲:然也!
乙:那马来西亚你也很熟悉了?
甲:然也!我还知道马来西亚领导人最喜欢吃的东西呢?
乙:他们喜欢吃什么?
甲:Roti Plata
乙:是吗?
甲:他们太爱吃了,所以造成他们讲话也像Roti Plata一样,每天翻来翻去!一下子这样,一下子那样!
乙:朝令夕改呀!
甲:今天用英语教数理,明天用国语教数理,不知道会不会后天用华语教数理?
乙:嗨!
甲:哎呀!听说今天是沈慕羽教师节,所以我就来这里看看了!
乙:哦?对!孔子也是老师!
甲:想当初,我第一次到教育部面试的时候...
乙:孔子去当老师还得面试呀?
甲:这是Procedure
乙:结果怎么样呢?
甲:夫子被拒绝了!
乙:为什么呢?
甲:因为夫子没有SPM!
乙:唉!孔子是没有SPM!那怎么办呢?
甲:只夫子不放弃,在夫子极力争取之下,夫子当上了临教。
乙:怎么可以当上临教的?
甲:多亏YB帮忙!
乙:孔子还有YB帮忙!
甲:假期师训课程,我是一次都没缺席。我勤勤恳恳,认认真真教书,昏昏沉沉下课。
乙:怎么昏昏沉沉呢?
甲:肚子饿呀!
乙:你没吃东西呀?
甲:没办法!临教的薪水不准时发呀。有时候我就得饿着肚子上课呀!
乙:难怪昏昏沉沉的。
甲:好不容易,终于让我当上正规老师了!
乙:怎么办到的?
甲:多亏YB帮忙。
乙:还是YB呀?
甲:当上老师后,我被派到新学校。第一天上课:“各位同学...我 “ (哭)!
乙:太感动了!
甲:太伤心了!
乙:怎么了?
甲:学生都是马来同胞,没人听得懂!
乙:为什么都是马来同学呢?
甲:不知道哪个混蛋把夫子调到了国小华文组!
乙:国小华文组呀?
甲:怎么说我孔子也是堂堂大家,让我教国小华文组--我真系接受不到罗(广东话)
乙:你也来这句!你当初怎么选国小华文组呀?
甲:我选的是华小华文组,可是被人调来国小华文组!
乙:被谁调的?
甲:小拿!
乙:小拿是谁呀?
甲:小拿破仑!
乙:唉!那你怎么办呢?
甲:没办法,我只好教呀!
乙:你不是说有教无类吗?
甲:可是教他们我是欲哭无泪!
乙:为什么呢?
甲:华文课都是被安排在下课以后,同学们根本无心上课!
乙:那不是浪费时间吗?
甲:那天夫子受不了,训了他们:“各位同学,你们不看佛面看僧面,不看僧面看卤面,不爱卤面还可以选快熟面!你们上课太吵闹了!尤其是后面下棋的同学,你们太吵闹了!如果你们像前面玩电子游戏机的同学这么安静,就不会吵到中间睡觉的同学。好了!右边看着窗口发呆的同学,请到操场把逃课的同学叫回来,我们下课了!”
乙:没人听课呀!
甲:我夫子把一堂课上到这个模样,我真是接收不到(广东话)
乙:那怎么办呢?
甲:夫子不放弃,在夫子极力争取之下,后来终于还是让我转到了小学华文组。
乙:怎么办到的?
甲:多亏YB帮忙!
乙:还是YB帮忙!
甲:后来又转到了国中华文组
乙:这回...
甲:多亏YB帮忙
甲:没办法,小拿只听YB的!
甲:第一天上课。
乙:终于可以上课了!
甲:体育课!
乙:体育课?你不是上华文课吗?
甲:唉!代课呀!
乙:代课?
甲:校长说我华文节数不够,体育老师请假了,就让我去代课了!
乙:好嘛!孔子教体育课!
甲:第二节课,数学课!
乙:数学课?
甲:代课呀!
乙:又是代课?
甲:校长说我华文节数不够,数学老师请假了了,就让我去代课了!
乙:数学也能教呀!
甲:第三节课,校长让我上美术课!
乙:美术课?
甲:代课呀!
乙:校长说你华文节数不够,美术老师请假了了,就让我去代课了!
甲:你也是校长?
乙:听多了就会了!
甲:我一看时间表,第九堂课是华文。
乙:终于轮到华文科了
甲:可是那一堂课取消。
乙:取消?为什么?
甲:全校排练国庆日表演!
乙:国庆日表演需要取消课程来排练呀?
甲:因为YB要来看嘛!
乙:嗨!
甲:YB这么帮忙,请他看一点节目,不为过!
乙:看样子你跟YB关系挺好
甲:我说过
乙:也就是子曰
甲:君子之交淡如水,小人之交甜如蜜
乙:那你跟YB的关系是水还是蜜?
甲:是蜜糖水!
乙:什么意思?
甲:就是你早上吃的鸡蛋
乙:啊?
甲:半生熟!
乙:哦?不是很熟!
甲:后来我一查时间表,第二天第二堂课就是华文了!
乙:终于可以上课了!
甲:那一堂课开周会!
乙:又没上课!
甲:第三天,华文课在第四节。
乙:可以上了!
甲:那天我要去Kursus!
乙:哎呀!
甲:终于,两个星期以后,我上到华文课了!
乙:太好了!开始上课了
甲:进了课室,我看着同学们对知识渴望的眼神,我是热血沸腾!我马上拿出了本子
乙:开始上课了!
甲:点名!子路,颜回,颜渊
乙:都是孔子的学生!
甲:点完名之后,我又拿出了本子
乙:上课了!
甲:收钱!
乙:收钱?
甲:学校让学生买作业的钱要收呀!子路你还欠5毛,颜回你还欠两块!
乙:还得收钱!
甲:收完了钱,我又拿出了本子
乙:上课了!
甲:发通告!
乙:哎呀!
甲:发完了通告,我拿出了本子
乙:上课了!
甲:纪律问题!
乙:都有什么纪律问题呀?
甲:
上课不准乱乱叫,
衣服整齐要塞好,
手机不准到学校,
头发短耳朵要看到,

上课不准你迟到,
逃课一定不轻饶,
功课记得准时交,
不要乱七又八糟。

明天八点到学校,
参加运动别迟到,
运动衣服准备好,
不要害我写报告!
乙:还真不少问题!
甲:纪律问题处理好了,我又拿出了本子!
乙:上课了!
甲:下课了!
乙:处理完这些事就下课了?
甲:谁叫我是 guru tingkatan, Guru penasihat, guru displin, Ketua panitia和Ketua rumah呢?
乙:三头六臂呀?
甲:要做的工作还一大堆呢!
乙:都有什么?
甲:我都写在纸上了:Surat amaran, Buku kedatangan,Buku record mengajar, Pelan J, Programme kecermelangan,Plan tindakan,SPSK,head count 帮助学校从Sekolah Cemerlang提升到Sekolah cluster到Sekolah berprestasi tinggi!
乙:这么多工作?
甲:夫子的工作太繁杂了!
乙:可是那些工作怎么听起来像是书记的工作?
甲:基本上就是书记的工作!
乙:那书记做什么呢?
甲:书记就做主任的工作呀!
乙:那主任呢?
甲:主任做副校长的工作。
乙:副校长呢?
甲:副校长做校长的工作
乙:校长呢?
甲:校长就做家长的工作!
乙:家长呢?
甲:家长就教校长怎么工作!
乙:那你没有进去上课,没问题吗?
甲:这你就不知道了!没上课没关系,Buku record mangajar做得漂漂亮亮就可以拿APC了!
乙:表面功夫呀!
甲:不是表面功夫没这是为了自保!没有写教案要坐牢的!
乙:啊?那还是写教案重要!
甲:还有一样很重要的事,就是考好PTK!
乙:PTK?
甲:公务员考试,考过了就能升职加薪了!
乙:那是很重要!
甲:可是我不能丢下学生不管呀!
乙:还是要上课!
甲:可是同学们的进度跟不上了!
乙:会吗?
甲:可是我发现,学生们的文言文都掌握得不好!
乙:那是你的拿手项目,教一教!
甲:温故知新,我先教大家熟悉的!”同学们,我问你们,人非圣贤,孰能无过,知过能改,善莫大焉“是什么意思呀?
乙:同学们怎么翻译的?
甲:这位一举手一翻译,我差一点没晕过去!
乙:他怎么翻译的?
甲:第一句
乙:人非圣贤
甲:我们都不是大人物
乙:这句还可以!
甲:第二句
乙:孰能无过
甲:怎么可以不用交过路费呢?
乙:啊?知过能改
甲:知道过路费要修改
乙:善莫大焉
甲:有谁比大人物更清楚呢?
乙:哎呀!这都什么翻译呀?
甲:是呀!我一想,不行!我要用贴近他们的方法教导。
乙:什么方法?
甲:唱歌!
乙:唱歌?
甲:我用唱歌教他们论语!
乙:可以吗?
甲:孔子的中心思想是仁 仁的表現是  己欲立而立人 己欲達而達人 己所不欲 他勿施於人
如以人為本體 表現在具體的行為上 Come on everybody一起來  對父母為孝 對兄弟為悌 對朋友為信 對國家為忠 對人則有愛心 ohye!
乙:同学们喜欢吗?
甲:喜欢!可是同学们喜欢我没用!校长不喜欢我!
乙:为什么?
甲:他叫我回中国!
乙:你也算是土生土长呀,他怎么能这么说呢?
甲:他为什么不能这么说呢?
乙:他不怕别人对付他吗?
甲:谁能对付他?连副首相都没办法了!
乙:说的也是!那你就真的走吗?
甲:我虽然有着孔子的基因,可是却留着马来西亚人的血,穿的是马来西亚人的衣服,吃的是马来西亚的食物,唱的是马来西亚的国歌 negareku。。。。
乙:行了!你别唱了!
甲:Salam Satu Malaysia
乙:那你还走吗?
甲:走?我不走!这里是我的家,就因为他几句话我就走,他是谁呀?我不走了!
乙:好!
甲:最后是他改变了主意!
乙:为什么呢?
甲:因为我上音乐课的时候,叫同学们唱了一首歌感动了他!
乙:什么歌?
甲:Demi negara yang tercinta
Di curahkan bakti penuh setia
Demi raja yang disanjung tinggi
Kesetiaan tak berbelah bagi
Kepada pemimpin kepada rakyat
....
amanah bangsa tetap dijaga
kami berikrar penuh setia
untuk agama, bangsa dan negara(哭)
乙:太感动了!
甲:不是!
乙:那你哭什么呢?
甲:我的PTK不及格!

-完-